位置:好男人网 > 热点资讯 >

刘鑫与水军闹翻因分赃不均 知名水军特调发文揭发刘鑫

来源:www.laraboy.com2018-01-03 14:11作者:ChenXcon

  日本就江歌案宣判至今已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了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有网友爆料刘鑫与她自己请的水军闹翻了,双方在网络上互揭老底,狗咬狗的行径让不少吃瓜群众前排强势围观。刘鑫与水军闹翻是怎么回事呢?刘鑫水军分赃不均是真的吗?

  刘鑫@证人刘鑫 与其水军头目@特别调查员 为数万元打赏经费反水爆料!在特别调查员发布的此篇文章中特别调查员一如既往的开了打赏……在文章中他终于承认并大量讲述了他与刘鑫宗璐如何勾结,如何指导刘鑫改名以及发文声明的细节。

刘鑫与水军闹翻因分赃不均

刘鑫与水军闹翻因分赃不均

  有一个疑似快播王欣在微博上说刘鑫拖欠水军工资,如果三天之内没付清就曝光聊天记录,今晚从疑似快播王欣晒出的聊天截图上看刘鑫有这样正面回应“你在微博这样发言有意思吗?我不是说了等几天给你结账……”剧情越来越跌宕起伏了也越来越扑朔迷离了

  特别调查员《他就是个傻瓜,我跟你们说》原文:

  近日,著名网络骗子徐静波又大放厥词,在《2017年中国社会的一个悲剧》一文中诬蔑本人是“收取委托人金钱”的“水军组织者”,江秋莲随即转发,并抄送一批媒体微博,但无一理睬。造谣者和传谣者,真是绝配……要不,在一起?

  本人重申,相关言论全部有据可查,无惧任何质疑和挑战,所谓删除微博或文章,实为被平台管理者屏蔽。借此机会,本人强烈谴责平台管理者推卸责任、背弃中立的行径,尽管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  江歌案发一年来,本人从不关注,甚至屏蔽关键词“江歌”、禁止粉丝群内讨论相关议题,直到被王志安操纵舆论的恶劣手法激怒。为什么此前不关注?无它,对“江歌”二字严重过敏,看到就会莫名烦躁。

  本人是一个认真的人,趟浑水都非常认真,认真起来根本不是人。因此,那些拿善良做挡箭牌的,在本人眼里,都是浮云。善良属动机范畴,参与公共讨论,动机是次要的,事与理才是重点。抛开事理谈动机,纯属耍流氓,非蠢即坏,非奸即盗。

  就在刘鑫快被口水淹死时,谁帮她说句公道话都会被围攻时,本人鞋子都没脱,也未探水深,“扑通”跳进水里了。其实也没做什么,写了几篇文章而已,说了几句真话而已,惹得一批吃人血馒头的所谓意见领袖和一帮流氓群众急跳墙而已。欣慰的是,有力的沉默者纷纷站出来了,发挥了有效的制衡作用,整体形势开始触底反弹,公安部也发声谴责网络谣言和暴力,对我们是极大鼓舞,而本人除了微博状态暂时异常,一切照旧,不在乎、也无所谓输赢。正如一位支持者和见证者所言:“他就是个傻瓜,我跟你们说!”

  这个“傻瓜”,究竟有多“傻”呢?惭愧,还真有那么点傻,傻在给予刘鑫过多的同情心,傻在给予刘鑫的“狗头军师”宗璐过多的包容心。

  与宗璐的联系,始于11月中旬,她通过微博私信发来大量微信对话截图,其中包括她与江秋莲、与同党张某律师的微信对话,诉说她和张某律师在“法律援助”江秋莲时所受的“委屈”,请本人帮忙发声。根据私信对话及后来的微信语音通话,本人始终不得要领,怀疑她有所隐瞒,于是婉拒,后来她自行发微博,公开谴责江秋莲。

  不知道她何时与刘鑫联系上的。加了微信后,她把本人拉进一个微信群。群内气氛诡异,除了宗教和愤怒,啥都没有,像个基督教堂,上帝语言不时刺激着本人神经。本人是无神论者,就很少说话,偶尔看看。

  本人近日深入调查才知道,宗璐是某非法传教团伙的低级别成员,在上海和香港均无律师执业资格。本人就此质问张某律师时,他谎称宗璐是香港律师,在本人严正指出她在香港亦无执业资格时,他支支吾吾说与宗璐不熟。呀呀个呸!

  江秋莲曾指宗璐企图控制她,现在宗璐已经在精神上成功控制了刘鑫……

  12月初,宗璐提出,需要帮助刘鑫筹款用于维权诉讼。本人当即表示,这事你说无效,必须刘鑫本人确认。12月9日,她便就拉了一个微信群,她,刘鑫,本人。那是本人第一次与刘鑫直接对话,本人提出两个问题:1、是否需要筹款用于维权诉讼?需要多少? 2、请向本人保证,你的微博所述完全属实。对这两个问题,刘鑫均予正面回答,确认需要筹款用于维权诉讼,保证微博所述完全属实。

  本人找当事人直接确认,合情合理,但令宗璐非常不爽。她拉群后的第一句话就是“你要问刘鑫什么???”从语气看,本人似乎“侵入”了她的“固有领土”,而刘鑫对此视而不见。本人也有不爽的权利,不是吗?次日,即12月10日,本人加了刘鑫微信,跳过宗璐,直接对话。当日,刘鑫抵达日本东京,准备出庭作证。当时,本人参与事件相关讨论已经一月有余。此前,本人仅给刘鑫微博私信留言鼓励,两次。无它,担心她不堪重负自杀。两次私信截图,本人都分享到粉丝群,意在请大家一起去鼓励她,但被群内某人传了出去,成了本人与刘鑫“勾结”的“铁证”。智障欢乐多,真的。

  但问题不在智障们,而在刘鑫分不清义与利,更拎不清远与近,鼠目寸光。本人再三告知,她的第一要务是捍卫名誉,而不是钱,但她似乎被宗璐迷惑了。本人与她的对话记录,包括本人批评宗璐的说辞,事后宗璐全都知道。人活一世,名誉是根本,急功近利干嘛?非法传教者给的钱,都是要加倍偿还的。

  关于宗璐,本人对刘鑫表达过三点重要意见:1、她曾是江秋莲的人马(所谓法律援助),是你的重大风险点,务必严肃看待其动机,究竟是帮助你,还是泄私愤,或者谋私利? 2、她的公开言论,情绪渲染过度,淡化了事实的冲击力,除了给你招黑,没什么卵用,不可??;3、她四处造谣诋毁包括本人在内的任何接近你、无私帮助你的人。

  宗璐造过本人哪些谣言?1、凭空指责本人动机不纯,“通过热点事件赚钱”;2、凭空指责她的微信群内为本人仗义执言的都是本人“眼线”,并挨个踢出去;3、诬指“律师一姐”是本人介绍的(她明知是其同党张某律师介绍的,与本人毫无关系);4、诬指本人贪财,拿着文章打赏金不给刘鑫。

  在宗璐的蛊惑下,刘鑫滋生一些错觉:1、由于她未使用本人推荐的律师,本人才不给钱;2、本人打她的旗号求打赏,如果不给她,本人会很难看。

  Naïve!事实上,12月9日下午3时请求协助筹款,12月14日下午5时请求推荐公益律师,均系刘鑫主动提出,本人被动响应。

  本人贪这点钱干嘛?公开筹款,谁敢私吞?2万多点,不及本人半月收入。至于律师,爱找谁找谁,本人仅综合各方建议推荐一位律师,推荐后不管,刘鑫自行与律师接洽。据本人所知(综合双方传递给本人的信息),双方当时谈得很好,律师提供了可行的诉讼方案,刘鑫对诉讼方案非常满意,刘鑫父母也已同意,于12月18日深夜共同决定,次日签订委托合同。

  但本人次日下午收到这位律师发来的信息,指刘鑫突然不理不睬,电话和微信均无响应。与此同时,本人收到多人转来的微信对话截图,显示宗璐正在大肆造谣诋毁本人与这位律师,她指这位律师2015年才拿到律师证(实为2004年),而且“面相不好”。本人还收到宗璐与刘鑫的部分对话记录,系宗璐主动漏出,对话记录显示,二人一唱一和,剑指本人“贪财”。

  鉴于上述,本人启动对宗璐的背景调查,并通过微博@Sockets 公开曝光其部分信息(非隐私部分),包括但不限于指出其假律师身份,质问其造谣动机。此后,宗璐先后三次更改微博昵称和头像,在她的微信群声称不再使用微博后,解散了她的微信群(本人10天前已不在该群内),遁了,但始终未公开回应一个字。期间,刘鑫曾微信质问本人“看来你是公开质疑宗璐了?我是信任她的,……”怪了,本人又不是谁的秘书,为什么不能质疑宗璐?

  令人寒心的是,刘鑫的回应竟然是“我就是怀疑你!你为什么删了帮我写的文章?”

  胡闹!刘鑫是第一个知道本人微博被屏蔽和禁言的人!也是第一个收到本人相关警讯的人!在本人遭遇史无前例的暴民围攻后,12月19日下午6时9分,本人请她转发本人一条微博,以牵制注意力,她竟然声称要保持“形象”,说请宗璐转发,本人回复“她转没用”后,她不予理睬。6时43分,本人请她微博发出一个表情,以牵制注意力,仍然不予理睬。9时12分,本人微博被禁言。9时23分,本人告知被禁言情况,她仅回复一句“微博怎么向着江教主?”在本人指出“目前你的声量很大,我请你发声,你不听我的”,她沉默以对。

  在此之前,根据本人建议性安排,刘鑫本应该在休庭次日,即在本人发出那封“信”后的第三天,接力在其本人微博发表一篇文章,并请求公众打赏支持其维权诉讼,为此本人已建议其更改微博昵称为“证人刘鑫”,以表姿态,但更名后一拖再拖,拖到20日宣判后才发出第一篇文章(原定20日发表第二篇),导致本人长时间单独承压,而她作壁上观。

  本人建议性安排中的第二篇,是要声明起诉的。不起诉找本人筹款干嘛?泡妞吗?然而没有第二篇,只有第二帖。在第二帖中,刘鑫说“不再伤害他们(家人),我可以忍,也不会去起诉”,传递出“既往不咎”的明确信号。同时,她还批评那些帮她与江秋莲及其支持者对着干的朋友们。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……忘了自己是怎么称呼江秋莲支持者来着?“江尸粉”。

  好吧,这些都是刘鑫自己的事情。但就在本人公开怒怼宗璐时,她来问本人要钱了。她可能已经忘了,本人筹款目的是用于她的“维权诉讼”,不起诉凭什么要钱?说白了,她琢磨,本人与宗璐翻脸,也就是与她翻脸,她担心这钱可能拿不到了……

  本人予以断然拒绝。在本人长文陈述拒绝理由,并明示本人所得赏金将转赠其它公益项目后,她正常了一会儿,12月31日凌晨微信回复,同意本人的决定,“我支持你转赠公益基金、我同意!”

  但24小时后,她发布微博头条文章,声称“我已开始维权!”

  全文71个字(含标点符号),一个短微博的量都不够(短微博可发140字),却以文章形式发表、开启打赏,这是维权还是要打赏?所谓维权声明,一无被告人名单,二无律师名字,三非律师声明形式,糊弄谁呢?与江秋莲的敛财行为还有什么分别?

  事前,本人明确要求发表律师声明,她说“我好好想想”。“好好想想”的结果是,仍然自说自话,71个字收打赏?“好好想想”的结果是,宗璐很快有恃无恐,再次更改微博昵称,并以下图做为头像(宗璐与刘鑫合影),向本人示威?咋不上天?!

刘鑫与水军闹翻因分赃不均

刘鑫与水军闹翻因分赃不均

  本人谨此声明:如果刘鑫在六个月内起诉任何主要侵权人(2018年7月1日前),本人相关文章所得赏金将全部无条件赠予刘鑫,否则本人将于2018年7月31日前通过腾讯微信“腾讯公益”全部一次性转赠“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”旗下“乡村支教美丽中国”项目,执行后公示。技术原因,请恕无法处理任何退赏要求。这是最终决定,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。

  反对网络谣言和网络暴力,维护公共秩序和公共利益,才是我们始终不渝的起点和终点!

网友评论